• 1
您的位置:首页 >党务公开>学习园地>详细内容
学习园地

凝固在崖壁上的记忆——小川东道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11-12 17:41:34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凝固在崖壁上的记忆——小川东道 

   

小川东道,也称川东古驿道,是历史上昌州地区对外经济开放、文化交流、人员往来的通路。当时,连接成都和重庆有两条官道,东大路和小川东道,因小川东道里程比东大路足足少了100多公里,所以它成为了入蜀下渝的一条“捷径”和“高速”。小川东道全长400公里,由四川简阳分道,经乐至、安岳、大足、铜梁、璧山到重庆。在我区贯穿9个镇街,西起高坪镇东止雍溪镇。作为唐宋时期川东地区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交通中心,小川东道是军事之路也是商旅之路,每天络绎不绝的人群,从小川东道途经大足。大足获得了空前的发展,并直接孕育了辉煌灿烂,举世闻名的大足石刻。

石窟艺术源自于古印度,于公元3世纪左右从印度西北地区经中亚传入中国,再沿着中国的丝绸之路,黄河流域,最终来到了大足。唐代是佛教鼎盛时期,而唐以后,则因“会昌法难”、“五代变法”,使佛教走向衰弱,石窟造像在北方地区一撅不振。由于唐王朝避难迁都南移至四川成都。因此,晚唐时期,四川地区出现大量的造像活动。佛教传播路线就由小川东道入境大足,石刻造像便在昌州大地遍地开花。

唐永徽元年公元650年,大足尖山子山上,迎来了石刻开凿的第一个声音,由于这里是小川东道入境大足相近的地方,所以尖山子石刻成为了大足地区最早的造像,这也就拉开了大足石刻开凿的序幕。

    唐景福元年公元892年,静南县并入大足,大足成为了昌州州治所在地。这一年,大足昌州刺史韦君靖,为了保境安民,在龙岗山上建立了军事防御基地,修建永昌寨,开凿北山石刻。开凿石刻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。一时之间,小川东道上车水马龙,人声鼎沸,南来北往的商贾、挑夫、工匠、在小川东道上留下了满满的足迹。在韦君靖的带领之下,后绪的官绅士庶,僧侣信众,效仿行为,纷纷造像,这便迎来了大足石刻的黄金时代。随后的石篆山、石门山、南山石刻风起云涌。

    南宋淳熙元年公元1174年,一位名字叫赵智凤的16岁少年,他头带斗笠,身着袈裟,踏上小川东道,西往弥牟,寻法问道,承袭唐末柳本尊密教,云游三昼,即还。他以弘扬佛法,教化众生为宗旨。在宝顶山上,耗尽一生,清苦70多年,开创出中国唯一一个规模庞大,佛教教义系统完整的石窟道场。假使热铁轮,于我顶上旋,终不于此苦,退铁菩提心,这是赵智凤刻石追孝,舍身求法的夙愿。在长达500米的崖壁上,我们看到了他伟大的佛学思想。一组组精美绝伦的摩岩造像,形若宋代民俗艺术画廊,在此形象生动演绎着、述说着,他们的故事。至此,大足石刻完成了佛教中国化的进程,成为世界石窟艺术史最后的一座丰碑。

   古道无言,古道上的建筑、传说却是凝固的历史。历史的尘埃掩盖不住小川东道数百年的辉煌,小川东道是大足石刻最好的历史见证。当今天我们又返小川东道,凝望着崖壁上的记忆,一切仿佛昨日重现,脑海里浮现他们忙碌的身影,耳边传来清脆的声响,这或许就是重走小川东道的意义。一千多年前古人们用智慧和勤劳共建精神家园,那么,在当今我们应“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,将这工匠精神延续,传承中华文明,共筑我们的中国梦。


【打印正文】